涉案公司

交大昂立新老股东对簿公堂,自爆信披雷权益受损投资者或可索赔

时间:2023-05-07 阅读:790

交大昂立新老股东对簿公堂,自爆信披雷权益受损投资者或可索赔


交大昂立(600530)本应在2023年4月29日披露2022年年报和2023年一季报,但在4月26日晚,公司却突然公告无法按期披露,主要原因在于在年报审计过程中发现多项前期会计差错更正,自2016年至2021年连续6年都要重新编制。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专业从事股票索赔的吴立骏律师提示,假如上市公司自爆以前年度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并且引发股价下跌,同时虚假记载金额足以误导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判断,那么凡是2017年4月22日到2023年4月26日期间买入,并且2023年4月26日收盘持有的投资者,可在追寻证券网或吴立骏律师微信小程序登记索赔

由于无法按时披露年报,公司股票将面临自法定期限届满的下一交易日起停牌,甚至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让人诧异的是,一般上市公司都是监管检查或者审计非标后引发会计差错更正,这种自爆家丑的差错更正,对于所有投资者几乎是百害而无一利。而交大昂立2018年和2019年皆是亏损,那么公司所谓2016年至2021年6年的年报进行重新编制是否会引发2017年度亏损呢?按照老的退市规则进而引发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截止2023年4月27日收盘,公司股价跌停,投资者恐慌情绪蔓延。

早在2023年1月31日,交大昂立就披露了2022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司预计2022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为-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约1.37亿元,同比减少约369%(未经审计),预计实现扣非净利润约为-1.1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约1.4亿元,同比减少约554%(未经审计)。针对业绩亏损的原因,交大昂立表示,2022年,公司全资孙公司霍尔果斯仁恒医养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各民非机构收入及利润较上年有所下滑,同时仁恒医养调整了向各民非机构收取的管理费。

值得关注的是,2022年8月份,交大昂立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其中,控股股东由大众交通变更为上海韵简及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上海大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嵇霖。根据当时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本次权益变动的背景,系嵇霖看好交大昂立及其所在的大健康产业未来发展,本次权益变动前已通过上海韵简、上海饰杰间接持股,战略投资交大昂立。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系嵇霖通过进一步增持交大昂立股份的权益,提升所控制的交大昂立股份比例和对上市公司经营管理决策的影响力。

但是新控股股东很快推翻了自己原先看好交大昂立的看法,开始追索老股东的历史问题。2023年4月19日交大昂立公告,公司股东上海韵简(原告)以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对公司原董事、高管人员杨国平、朱敏骏、娄健颖、葛剑秋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公司作为该案的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次诉讼涉及公司于 2015 年投资香港上市公司泰凌医药及收购泰凌医药的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事项,原告在《民事起诉状》中诉称,各被告严重违反忠实勤勉义务,利用第三人重大资产重组损害公司利益,给第三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泰凌医药29.99%股权系公司2016年通过香港联交所综合运用二级市场购买、协议转让等方式耗资超9亿收购而来,但是2018年和2019年公司就陆续出售了全部股权,一来一回折损上市公司超6亿净资产。现如今新老股东因此对簿公堂,甚至要兜底彻查历史账目,从信息披露公平角度的确有利于上市公司规范运作和确保投资者的知情权,但是在用力过猛的背后,蒙在鼓里的中小投资者或是新老股东刀光剑影误伤的无辜者。

资料显示,交大昂立主营业务是食品及保健食品的原料和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截至2022年9月30日公司股东总人数为3.23万户,较上期减少7.36%,符合条件的股民可发送姓名、电话、股票名称、股数到电子邮箱13391339370@163.com报名索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