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公司

*ST数知涉嫌虚假陈述股价再创上市新低,民事索赔已在一审中适格投资者可报名参讼

时间:2021-06-02 阅读:30

*ST数知涉嫌虚假陈述股价再创上市新低,民事索赔已在一审中适格投资者可报名参讼

 

 

517日,受交易所严控风险警示股票交易新规实施等因素影响,A股风险警示板块开盘即上演暴跌潮,其中*ST数知(300038)以跌停价1.73元开出刷新上市最低价,收盘大跌17.59%领先两市跌幅榜。18日该股小幅反弹收报1.83元,较201526元左右的历史高位已跌约93%,市值从最高300亿元缩水至最新21.44亿元。

 

*ST数知股价遭遇“脚踝斩”,是公司基本面的真实映射。被市场用脚投票的背后,大股东、实控人等“关键少数”可谓功不可没。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资深股票索赔律师吴立骏指出,自查公告及监管信息表明数知科技(*ST数知)等责任主体已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不排除后续监管部门介入调查的可能,而受损股民的民事索赔诉讼已获北京法院受理,符合一定持股条件的投资者可通过微信jiti515报名加入后续诉讼。

 

资料显示,北京数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北京梅泰诺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20101月登陆创业板,主营信息基础设施投资运营和“大数据+人工智能”业务。

 

今年126日,因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未能在限期内解决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问题,数知科技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430日,因公司2020年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ST数知再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加*)。其实从去年底开始,这家公司就开始爆雷并产生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

 

20201223日晚至次日晨间,数知科技接连发布巨额商誉减值风险提示及公司、公司实控人等被北京证监局采取监管措施等系列负面消息,公司控股股东上海诺牧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保理款、业务款等方式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内情被自曝。

 

监管公开信息,由于此前巨资收购的BBHI、日月同行、金之路、鼎元信广四家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预计出现商誉减值约56-61亿元。此外,公司实控人及其关联方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累计16.22亿元,未按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和信披义务。北京证监局决定,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时任总裁张志勇责令改正,并责成其在公司2020年报披露前完成资金清偿;数知科技及公司董秘陈鹏、财务总监时忆东同时被警示。

 

今年1月,因在对数知科技2019年财报审计执业中存在风险评估和控制测试、收入实质性测试、成本实质性测试、函证程序、商誉减值测试等方面问题,北京证监局对审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及朱劲松、李华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今年429日,数知科技2020年报、2021年一季报在最后时刻“交卷”,不出意外成绩堪忧:2020年度营业收入45.04亿元,同比下降21.28%;亏损高达79.84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一项即高达61亿元,可谓一夜回到解放前,须知公司上市十年多累计净利润不过20亿元多一点。2021年一季度,公司营收8.75亿元同比下降4.58%,净利润再亏1.97亿元;期末每股净资产仅剩2.25元,而一年前这一数值还有9.42元。违规整改情况也是差强人意:截至20214月末,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余额33437.88万元,未能按前期承诺在年报披露前足额归还占款。

 

202156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数知科技2020年报下达问询函,要求公司书面说明是否存在新增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或对外提供财务资助、违规使用募集资金、通过提高估值豁免控股股东债务、通过集中计提大额减值调节利润、大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等情形,及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问题,并在519日前报送有关说明材料和对外披露。

 

数知科技的财报究竟有无猫腻?从大信所对公司2020年财报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中,也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这些“问号”主要包括:

 

12020年度,上市公司向北京麦道伯仲等单位支付款项16.53亿元,其中转入营业成本但无对应收入的金额10.70亿元,公司通过募集资金专用账户向北京漫动互通等单位支付款项5.22亿元,形成预付款项期末余额4.46亿元,会计师对预付款项的真实性、实际流向和可收回性均无法表示意见;

 

2募投项目SSP 平台中国区域研发及商用项目”2020年投入金额5.21亿元,实现效益-7.39亿元,会计师对募集资金的存放和使用情况无法表示意见;

 

32020年度上市公司向寰亚铁塔、明和礼等单位支付款项7973.43万元,期末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14221.96万元,会计师无法核实相关款项的实际流向及坏账准备计提的恰当性;

 

4、因关联方及控股股东未能提供剩余占款还款能力的证据,同时由于部分预付款项及其他应收款无法认定其性质,无法判断关联方资金占用披露的完整性和可收回性。

 

5关于计提减值,公司前期收购BBHI产生商誉56.28亿元,2020年末对其全额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同时母公司个别财务报表对BBHI之控股股东宁波诺信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35.31亿元。因上市公司未能提供充分合理证据,无法判断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及股权投资减值准备计提等的恰当性。

 

6、因公司未能提供BBHI公司2020年度完整的成本核算资料,审计会计师亦无法判断营业成本的准确性及可能对商誉减值的影响。

 

此外,公司的内部控制未能防止或及时发现违规事宜,致使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且影响广泛,审计师无法判断因内控缺陷可能对财报产生的其他影响。

 

回到五年前。2016年,数知科技的前身梅泰诺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豪掷63亿元向上海诺牧和宁波诺裕(均受张志勇控制)购买宁波诺信100%股权,并通过宁波诺信间接持有、控制互联网营销公司印度BBHI公司100%股权,交易总额9.14亿美元溢价近29倍。

 

BBHI2019年刚刚完成三年对赌承诺后即发生业绩雪崩,在2020年报中宁波诺信亏损高达13.95亿元。谈及BBHI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数知科技在公告中称,主要是受中美关系、中印关系、印度投资政策影响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对互联网广告业务的影响等。

 

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上海诺牧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轮候冻结比例已达184.15%。上海诺牧、张志勇先生及张敏去年12月已被北京二中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7.82亿元。与此同时,上海诺牧股权及其他投资权益30.69亿元被执行财产保全,而近年来公司实控人张志勇、张敏夫妇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二级市场已减持套现超过2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514日的投资者互动中,面对投资者“公司近三年财务审计报告是否真实,财务有无造假”、“有无利益输送或资产转移的可能”等疑问,负责接待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兼董秘张志勇一概予以否定。

 

根据证券法及最高法院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司法解释、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司法解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关于为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等的规定,上市公司及其中介机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等因虚假陈述等证券欺诈行为导致证券投资者权益受损的,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受损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事实上,已有投资者行动了。*ST数知今年429日发布的《关于累计诉讼、仲裁案件情况的公告》显示,有部分股民以证券欺诈责任纠纷和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起诉数知科技等4被告,索赔金额数十万元,案件正在一审中。律师提示,凡在20201223日晚仍持有数知科技而产生浮亏的投资者,可登录“追寻胜诉网”或微信 jiti515 发送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报名申请加入随后的民事索赔集体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