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公司

易见股份退市危机来袭又陷“信披门”,200亿市值蒸发投资者可报名索赔

时间:2021-05-17 阅读:102

易见股份退市危机来袭又陷“信披门”,200亿市值蒸发投资者可报名索赔

 

 

因定期报告难产而连续跌停后停牌的易见股份(600093),在面临退市大考之际又遭遇监管升级。514日晚间,易见股份公告当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资深股票索赔律师吴立骏表示,易见股份已明确涉嫌证券虚假陈述,符合一定索赔条件的受损股民可通过微信jitisusong报名登记准备依法挽损。

 

今年428日午间,易见股份公告多项会计科目函证回函比例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达函证总金额20%,导致年报审计进度未达预期,存在无法在2021430日前披露2020年报及2021年一季报的风险。消息一出,股价连续3天跌停,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云南证监局接着对易见股份采取责令改正措施。

 

430日,易见股份公告可能涉及业绩下修,存在发生重大亏损的可能性;公司股票自56日起停牌2个月,期满如仍不能披露年报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再2个月后如还未披露,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

 

不仅四个月后有退市之虞、股价创近七年新低,还又爆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的“监管雷”,对数万易见股份的持股者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追究起来,与这家昔日区块链龙头大可怀疑的过往财务数据脱不了干系。

 

资料显示,主营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及区块链业务的易见股份,前身为19976月上市的禾嘉股份。2012年,煤老板出身的云南富豪冷天辉透过其控制的九天工贸(后改名为九天控股),以总价3.17亿元买下禾嘉股份23.57%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20156月,禾嘉股份完成总额48.48亿元定增融资,九天工贸持股比例升至36.17%,冷天辉在董事长之后兼任上市公司总经理。

 

20174月,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区块链”这一火热概念首次出现在公司年报里,称“与IBM开展合作,探索研究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管理服务领域的运用,以区块链技术提升公司供应链管理服务质量和水平,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市场一度炙手可热的“A股区块链第一股”由此诞生。

 

“长袖善舞”的冷天辉的前期主控下,上市公司净利润从2014年的3543万元、2015年的3.35亿元,节节攀升至最高的20198.86亿元,五年增长25倍,同期营业收入更暴增约35倍。然而,伴随着业绩的一路高歌猛进,市场对易见股份财务真实性的质疑也与日俱增。

 

2017年,易见股份出资120万元收购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当年榕时代即贡献1.03亿元净利润,次年净利润再度翻倍达2.07亿元,毛利率超过90%201710月,易见股份设立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第二年这家子公司就创利高达3.2亿元,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39.31%,而其20172018年社保缴费人数为02015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累计数为33.45亿元,同期的经营现金流却净流出63.04亿元,二者相差96.49亿元。2019年年报显示,易见股份的供应链管理业务贡献超90%营业收入,只贡献1%的利润,商业保理及信息化服务贡献不到10%的营业收入却贡献90%利润。

 

对易见股份2017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上交所先后发函多次要求公司就各项业务开展的真实性、可持续性以及毛利率水平明显偏高等情况进行重点说明,还要求公司充分解释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长期为负、与净利润变动不匹配的原因和合理性。201911月,有媒体从公司人均创利、员工薪酬、客户构成、现金流和子公司的经营情况等方面质疑易见股份“财务造假”,上交所再次就相关事项对易见股份发出问询函。

 

202011月、12月,四川证监局分别对易见股份、负责易见股份审计的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及两名签字注册会计师下达警示函。四川证监局认为,易见股份部分保理业务客户对应的基础业务和购销合同高度相似,不同保理客户的交易对手方高度相似,有关交易对手方资质与所开展的采购业务规模不匹配,部分保理客户可能属于同一企业控制或存在关联关系。而公司在对保理业务的合同评审、尽职调查及资金投放过程中未对上述问题进行必要的查验和说明,在保理业务管理、保理资金投放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内部控制缺陷。

 

另一方面,公司控股子公司滇中商业保理于20189月签署协议,使用5.65亿元资金认购“长江易见一深圳保理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简称ABS)优先、劣后份额,2018年末、2019年末合计持有上述 ABS的份额分别为2.7亿元、0.97亿元。易见股份将认购及持有ABS份额事项全部在“其他应付款”科目中进行会计核算,未按照规定在年度财报中列报并披露期末持有上述ABS份额的情形,导致公司20182019年报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信息不准确,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定。

 

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则被指在执业中未保持必要的职业怀疑,针对评估的重大错报风险采取的应对措施不到位、实质性程序不到位,未发现易见股份在保理业务管理和保理资金投放等方面存在的明显内部控制缺陷,未发现该公司关于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的会计处理错报,未发现公司对应收保理款坏账准备的有关处理不符合金融工具会计准则。

 

进入2021年,易见股份开始“卸妆”。130日,公司业绩预减公告披露2020年度预计净利润3-3.5亿元,同比减少60.49%-66.14%。主要是公司部分业务逾期未收回计提信用减值损失,预计影响利润总额1.9亿元;公司部分客户经营情况不佳,企业开工率不足,公司主动压缩保理投放规模并对存量保理业务下调收费比例,导致保理利息收入较上年减少约3.16亿元,预计影响利润总额3.14亿元。

 

428日,上交所对易见股份下达问询函,指出公司在财务状况、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疑问,要求公司全面自查资金、资产真实性、安全性,及与股东方之间的业务和资金往来,是否涉及应披露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关联方利益输送、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上交所表示,公司应当尽快核查并说明目前未收到函证回函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内控重大缺陷和财务真实性问题;尽快明确业绩下修的具体情况,是否涉及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和以前年度损益调整;根据2020年三季报,公司货币资金14.97亿元,预付款项24.25亿元,其他流动资产114.6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92.58%。公司应当尽快核实上述资产真实性,是否存在违规资金使用情况,是否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预付款项和其他流动资产是否存在资金回收风险,减值测试及减值损失计提是否存在前期计提不充分的情形。

 

值得关注的是,易见股份原第一大股东九天控股,经过2019年四季度来的连续转让、减持,其持股由最高时的4.28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8.11%),已降至截至20201223日的1.2亿股,其股东位次降至第三位,而这剩余的约10.65%公司股票均处于冻结状态。粗略计算,曾位列云南富豪前五的冷氏家族已套现近40亿元离场。

 

事实上,冷天辉早在20179月以后即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关键职务,易见股份控股股东先是由九天控股变更为滇中集团,再由滇中集团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冷天辉一变为云南滇中新区管委会再变为云南省国资委。今年15日开始,已有原董事长阚友钢、董事总裁吴江、监事吴育、财务总监肖琨文等多位易见股份高管相继辞职。阚友钢有工投集团背景,在易见股份董事长任上履新才四个多月。

 

二级市场上,易见股份前身禾嘉股份在冷天辉入主后,股价由不到5元一度飙涨至2015612日的31元,此后在数轮区块链概念炒作中反复上演短期翻番走势,但总体走势震荡盘下。今年430日,易见股份股价收盘5.93元创近7年来新低,市值3天蒸发近25亿元,最新市值66.56亿元,仅为历史峰值的两成,持股者普遍严重套牢。

 

根据证券法及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纠纷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律师提示,凡2021428日早盘收市仍持有易见股份的股民,可登录“追寻胜诉网”或加微jitisusong发送姓名、电话、股票名称、股票数量提交获赔报名申请加入诉前准备。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仍有股东近5.4万户,符合索赔条件的受损投资者切勿放弃法律赋予的正当索赔权益。

 

吴立骏律师团队报名联系方式如下:

报名电子邮箱:Jitisu@163.com

请报名发送4项内容:【股民姓名、电话、股票名称、大致数量】

报名微信:Jitisusong

吴立骏律师公众号W13391339370 

新浪博客:吴立骏律师博客

吴立骏律师网站:www.lawhigh.com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古北路1799号801

邮编:201103